威廉希尔体育

<code id="irfai"><ol id="irfai"><span id="irfai"></span></ol></code>
  • <dd id="irfai"><samp id="irfai"></samp></dd>

  • <meter id="irfai"><u id="irfai"></u></meter>
      1. <acronym id="irfai"></acronym> <var id="irfai"></var>
        <output id="irfai"></output>

        2017年寫字通訊

        2017年1期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明”        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名師出高徒”,這是各行各業包括書畫界所信奉并流行的一句俗語,甚至被作為常識。亦即水平很高超的老師,所教出來的學生,水平也一定非常高超,即使不能達到“青出于藍而勝于藍”,至少很高。相比之下,如果不是高水平的老師,所教出來的學生水平一定很低下。然而,這并非常識,更非事實。事實是,高水平的學生,往往并不一定出于高水平的老師所教授,即低水平的老師,也有可能培養出高水平的學生。海涅有言:“我播下的是龍種,而收獲的卻是跳蚤?!边@是說名師未必出高徒。中國的俗話則說:“雞窩中飛出金鳳凰?!迸c西方丑小鴨變身白天鵝同理,意謂高徒可能出于非名師。

        歷數歷代的著名書畫家,作為學生,固然有師出高明的,但更多的卻并非出身名師之門;作為老師,固然有教出高水平學生的,但更多的卻是水平泛泛的學生。王羲之的老師衛夫人,其實水平一般,在書法史上實在是憑學生而貴。蔡襄、蘇軾的書法老師是誰?我們更不知道。至于他們學過二王等前代的名家,那是另一回事,因為二王等不可能是對他們作耳提面命指授的老師。董其昌、王鐸等同樣如此,他們都沒有師承“名師”,卻卓爾成了大書家。而作為“名師”的董其昌們,似乎也沒有教出像樣的學生,至于后人有學他而成就的,那還是另一回事,因為他們都沒有得到董其昌手把手的教授。

        然而,我們卻把這句俗話當作了常識,不少有成就的中青年書家,都喜歡把自己的老師稱作是高水平的某前輩甲,而不是低水平的前輩乙。而事實是,這位前輩甲他雖有所交接,但根本沒有指授過他,那位前輩乙恰恰是長年耳提面命過他的。但在他看來,如果講自己的老師是低水平的乙便辱沒了他,只有講自己的老師是高水平的甲才合于“名師出高徒”的常識。

        毫無疑問,老師本人的藝術成就,有高水平的名師和低水平的非名師之分,但其教育的成就,卻無關其本人成就的高低,而在其教學方式的差異。在此,我們分為“明師”和“非明師”。明師,其個人的成就可能很高,也可能不高,但他的教學方式一定是“授人以漁”。非明師,其個人的成就可能不高,也可能很高,但他的教學方式一定是“授人以魚”。所以,明師,大體上可能出高徒;非明師,大體上出不了高徒。之所以說“大體上”,是因為還牽涉到老師之外的多方面因素,尤其是學生個人的因素?!笆谌艘詽O”的教學,首先是因材施教,不同的學生給予不同的方向;其次是取法乎上,當然是適合學生個人主觀因素的“上”,如秉性敦厚的指導他學顏、瀟灑的指導他學褚等等;再次是轉益多師,舉一反三。而“授人以魚”的教學,則不分學生的不同秉性,一律讓他們學老師自己,或老師所認為要學的古人。因此,明師即使不名,只要有可塑之才,也可能出高徒;非明師縱享有大名,即使有可塑之才,往往也出不了高徒。

        教學是雙向的事情,不是老師單方面的名或不名、明或不明所能決定其成果好壞的。所以,作為學生要成為高徒,或不成為高徒,又有兩種情況。一種“圣人無常師”“三人行,必有我師焉”,不僅耳提面命的是我老師,并世的其他名家乃至古代的名家也可以是我的老師。耳提面命的老師可以是名家,也可以不是名家;學并世的、古代的其他書家則一定要名家而不是非名家。至于在此前提下學一些非名家的“民間書法”之類,是另一回事。一種則認定自己的老師,一輩子只學他的,不學別人的,并將不學他而學別人看作“背叛師門”的“欺師滅祖”,則無論他的老師是名非名、是明非明,一般都萬難成才。

        韓愈認為:“弟子不必不如師,師不必賢于弟子?!倍洳龖押6U師語:“見過于師,方堪傳授?!睅熣?,傳道、授業、解惑也,這就是“授人以漁”;而授書以句讀者,這就是“授人以魚”。

        明乎此,“明師出高徒”的概率肯定大于“名師出高徒”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摘自《書法》,徐建融/文)

         

        懷仁集王羲之圣教序(3)

         

        【原文】

        然則大教之興,基乎西土,騰漢庭而皎夢,照東域而流慈。昔者,分形分跡之時,言未馳而成化;當?,F常之世,民仰德而知遵。及乎晦影歸真,遷儀越世,金容掩色,不鏡三千之光;麗象開圖,空端四八之相。于是微言廣被,拯含類于三涂;遺訓遐宣,導群生于十地。然而真教難仰,莫能一其旨歸,曲學易遵,邪正于焉紛糾。所以空有之論,或習俗而是非;大小之乘,乍沿時而隆替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
        然而佛教是在西土產生并興起的。流傳到大唐漢地就象明亮的美夢一樣,照耀著大唐而流傳著慈愛。很早很早以前天地初開的時候,語言還沒有傳播,教化還沒有形成,當今人們敬慕德行也懂得遵循禮儀。在漫長的等待中,人類由渾沌昏暗回歸到今天正本清原的時候,世道更替,法度發生了變化。早先佛祖那光輝的容顏被一種顏色所遮蔽,佛光照耀不到三千大世界之上;今朝它美好的形象才得以展開,我們似乎看到了空中端坐著佛像,甚至連它身上的三十二個顯著特征都清晰可見。于是精妙的語言廣為流傳,才得以從生死的苦難中去拯救萬物。于是先輩說的有道理的話得以長久地傳播,也才能在廣闊的大地上引導眾生度過苦難。但是在歷史的長河中真的正教很難廣泛流傳,各種教派不能把真教的意旨精華統一歸屬到一起;而邪僻的不正當的學問卻容易使人依從,于是邪正之間就在教義上交錯雜亂。所以空宗派和有宗派有了各自的觀點;有時沿襲著舊俗便產生了爭執。于是,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的學說,就暫時沿著時間的流逝而在或興或衰中交替流傳。(葉樺/編輯

         

        殷商甲骨文字

         

        甲骨文是商朝(約公元前17世紀—公元前11世紀)的文化產物,距今約3600多年的歷史。 商代統治者迷信鬼神,其行事以前往往用龜甲獸骨占卜吉兇,以后又在甲骨上刻記所占事項及事后應驗的卜辭或有關記事,其文字稱甲骨文。自清末在河南安陽殷墟發現有文字之甲骨,整整100年了,目前出土數量在15萬片之上,大多為盤庚遷殷至紂亡王室遺物。以出至殷墟,故又稱殷墟文字;因所刻多為卜辭,故又稱貞卜文字。甲骨文目前出土的單字共有4500個,已識2000余字,公認千余字。它記載了三千多年前中國社會政治、 經濟、文化等各方面的資料,是現存最早最珍貴的歷史文物。

        商代晚期占卜所使用的材料是龜的甲殼和獸類骨骼。主要使用龜的腹甲,間或也用龜的背甲;獸骨則主要使用牛的肩胛骨,偶爾也使用牛的肋骨或鹿、羊、豬的肩胛骨等。龜甲和牛肩胛骨經過初步加工后,還要進一步刮削和磨光,然后在它們的反面挖和鉆制出圓形和長橢形梭狀的巢槽,以便在占卜時用火在這些巢槽內燒灼,使正面相應的部位出現裂紋。長橢形梭狀的巢槽叫作鑿,一般長約1厘米左右,口寬底窄,呈梭狀斜槽。還有圓形的巢。

        甲骨文在漢字漫長的發展歷史上具有極其重要的地位,作為現代漢字的鼻祖是當之無愧的。我國漢字的萌芽,大約出現于新石器時代晚期陶片上的刻劃符號。但這些刻劃文字雖已具備了文字的雛形,但都是一些簡單的符號和單字,無完整的體系和規律。真正具有一定的體系并有比較嚴密的規律的文字,最早的要算是甲骨文了。據研究,甲骨文中共有不重復的單字4500個左右,已識單字在1700個左右,而這些單字還不是當時使用的全部文字。甲骨文是研究古文字的寶貴資料。(葉樺/編輯


        2期

         

        CCTV《朗讀者》的啟示

         

        央視綜合頻道正在熱播一檔反響強烈的《朗讀者》節目。為什么《朗讀者》能一炮而紅?與其說文字重生,不如說大眾綜藝消費升級。從“詩詞大會”到“朗讀者”,綜藝的清流漸趨成勢,將電視觀眾的味蕾調試一新。

        綜藝快餐霸占電視熒屏太久了。一些綜藝節目縱然也給觀眾帶來歡樂,但千篇一律的游戲套路和當紅明星的話題炒作,不僅會讓觀眾產生疲勞,也讓觀眾漸漸不再入心。在“娛樂過?!钡沫h境中,觀眾難免會衍生出新的需求。曾幾何時,當年春節文藝晚會和正大綜藝節目的開播,幾乎萬人空巷,一首《難忘今宵》就傳唱了三十多年,即使是今天的《星光大道》也無法企及當年的盛況。即使如此,這樣的節目也變得步履維艱,似乎有被替代之虞,演員和嘉賓也有自娛自樂之嫌。

        流行久了,即會厭倦,一個歌星如此,一檔節目也如此。如果不能適時更新換代,調整思路,整天亂哄哄,終有被淘汰的一天。讀書欄目恰恰從喧囂回到安靜,從浮夸回歸專注,試圖用慢工出細活來塑造精致小品,嘗試著用沉睡的文字烹制一道全新的菜品。

        與傳統娛樂綜藝的快餐性質不同,讀書節目并不會讓人笑聲滿屏,但那一秒專注下的“懂”與“靜”以及淡淡的藝術味道,恰好會讓觀眾和大師一起會在放慢的節奏里體會到,還有一些東西不僅能安身立命,還將繼續傳承并影響更多的人。

        不同于本哈德·施琳克的小說《朗讀者》,綜藝節目《朗讀者》顯然是和平年代的講述者。小說《朗讀者》里的漢娜熱衷于傾聽朗讀,她對文化世界中美好事物的向往越強烈,她對自己文盲身份的厭惡和恐懼也就越強烈,這是同一種感情的兩面。

        現代人何嘗不是如此?!独首x者》正在改變文化萎縮,用印刷文化來救贖讀圖時代的圖像文化,用精英文化來救贖已經普遍娛樂化的電視大眾文化;用朗讀的方式來重新喚起語言文字所具有的直擊人心、引人思考的審美力量。

        生產力和物質需求日益增長,思想文化需求本應同步更新。一個物質豐裕的年代,精神文化的消費品更應適時升級。硬背詩詞也好,消費情懷也罷,更符合現代人文化消費需求的高質綜藝產品理應有它的市場。

        有人說,現在是大娛樂時代,下載個唱歌軟件,自己就是歌手;自己拿個自拍器,自己就是演員。在喧囂的大環境下,即使自己不讀書,聽聽別人讀書,也好!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陶鳳/文,葉樺刪改

         

        懷仁集王羲之圣教序(4)

         

        【原文】

        有玄奘法師者,法門之領袖也。幼懷貞敏,早悟三空之心;長契神情,先苞四忍之行。松風水月,未足比其清華;仙露明珠,詎能方其朗潤。故以智通無累,神測未形,超六塵而迥出,只千古而無對。凝心內境,悲正法之陵遲;棲慮玄門,慨深文之訛謬。思欲分條析理,廣彼前聞,截偽續真,開茲后學。是以翹心凈土,往游西域。乘危遠邁,杖策孤征。積雪晨飛,途閑失地;驚砂夕起,空外迷天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
        有個叫玄奘的法師,是法門的領袖人物。他從小就很聰明,心懷忠誠,早就能明白“三空”的教義;長大后他的神情、性格又和佛教的要求很是投合,他總是堅持包括“四忍”境界的佛門修行。即使是松林澗的清風、湖水中的朗月,也比不上他的清麗華美;即使是仙飲的晨露、明亮的珍珠,豈能和他的明朗潤澤相比?所以他智慧超群,沒有牽掛,精神清透,并不顯露;他超出“六空”,不同于常人,多少年來沒有人可以和相比。他聚精會神地從內心修煉自己,常以正統佛學的衰落為悲傷;他靜心鉆研佛教,常因這精深的理論被謬傳而感慨嘆息;他想著要有條有理地分辨剖析經文,擴大佛學古代的經文典籍;取掉虛假的,保留真實的,讓后輩學者從此開始不再混淆真偽。因此他向往凈土,就到西域去求學。他冒著生命危險在萬里征途上行進;他拄著拐杖獨自遠行。途中艱險無以計數,早晨的漫天飛雪,行進途中有時找不到棲身之地;傍晚的滾滾風沙,遮天蔽月難辨方向。(葉樺/編輯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東晉-王羲之-《二謝帖》

         

        二謝帖,作者王羲之,行草,白麻紙墨跡,立軸,縱28.7厘米,5行,36字,現藏日本宮內廳三之丸尚藏館。

        釋文:二謝面未比面,遲諑良不靜。羲之女愛再拜。想邰兒悉佳。前患者善。所送議當試尋省。左邊劇。

        譯文:與二謝近來未能常會面,(為此我)等待責備并深感不安。我攜女再叩拜。想來邰兒等全都好吧。前些時間憂擔憂的事已妥善。所送事議應當考查并予以省察。(我身體)左部(時而)仍劇烈疼痛。

        《二謝帖》用筆爽利,遒勁之力盡顯。風格與之相若的法帖有《頻有哀禍帖》。用筆之難在于筆毫于短距離內作出復雜的鋪毫、調鋒、折轉等書寫動作。筆法精妙,結體多欹側取姿,有奇宕瀟灑之致,是王羲之所創造的最新體勢的典型作品。此帖書法自然灑脫,縱筆迅疾,恰如驚猿脫兔;馭筆徐緩,又如虎踞龍盤,抑揚頓挫,極有節奏感,是縱擒有度之作。

        《二謝帖》是王羲之的一封信札。其開頭的"二謝面未比面"可以說是行楷筆意,用直線條比較多,字比較挺?!斑t詠(諑)良不”行筆較快,開始有粗細和大小變化。而“靜羲之女愛再拜”則完全是草書,并極盡夸張之能事,如“羲女愛”三字都寫得很長,每一個字的長度相當于第一行“詠(諑)良不”和第三行“患者善”三個字的長度。第三“想耶(邰)兒悉佳前患善”,整行字都很細秀,行草雜揉?!八妥h”點畫雖然也細秀,但更為草化,更簡省?!爱斣噷な 本€條粗重,和頭三個字形線強烈的對比。最后的“左邊劇”用筆粗細變化更大,更豐富?!白蟆弊值拇志€抵得上其他細線條的十倍。短短35個字的一封信札就包含有七種書法語言,變化豐富,對比強烈?!抖x帖》文字時草時行,間而有之,體勢間雜,但又和諧統一,絕無生硬造作。用筆之輕重緩疾,極富變化;而字勢略方,以見骨力。(葉樺/編輯

         

        3期

         

        為藝者,藝術觀最為重要

         

        想王羲之51歲寫《蘭亭序》,顏真卿50歲寫《祭侄稿》,蘇軾47歲(左右)寫《寒食帖》。由此,想想我輩,相差的不僅是作品,所缺乏是觀念,不具備的是獨立之思想。

        我逐漸認識到:為藝者,藝術觀最為重要;為人者,人生觀、價值觀最為重要。廣之者,便是宇宙觀、世界觀。人的價值觀解決了,一切問題都可迎刃而解。人之正確的價值觀便是人性,是人性中的善,而非惡。

        世界上任何國家、組織、個人,若背離人性之善而行事,則國家亡、組織滅、個人臭??v觀歷史,無不如此。

        事物具體兩個方面,一為物質、一為精神。書畫者,技術方面(用筆、結字(造型)、章法)是其物質,精神方面表現出來的就是格調。格調遠遠重于技術。作品俗,技術再好也沒有價值。如同一個人的五官、身材長得再漂亮、再性感,但人品不好、是個壞人、甚至惡人。這種人本事越大給同類帶來的災難也越大。希特勒便是人類的惡魔。

        人生在事業方面最高的目標是能留名于所從事的事業(專業)的歷史上。為書者,被后人寫入書法史中是最崇高目標。

        研讀歷史,便可知道什么樣的作品可入史:能夠留在歷史上的作品,必須具備風格。風格是共性與個性二者之和。即同時具備共性與個性,個性越強,價值越大。只有共性沒有個性的作品只是同風格代表人物的陪襯、是綠葉;只有個性沒有共性的作品是“野狐禪”,當時就被淘汰了。

        人生,第一要務是做人。其他都是小事。第二是讀書,讀圣賢之書。我們無法向前代圣賢當面請教,而讀其書,則猶對其人。且所讀之書,非只一家,便可取人類圣賢之思想精髓,豐滿自己。第三是閱歷。閱歷是見識。見識多,則心胸開闊,思維敏銳。向天地問道,與萬物交流。如此,形成自己的思想,則非為圣賢,亦是高人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張公者/文)

         

        懷仁集王羲之圣教序(5)

         

        【原文】

        萬里山川,撥煙霞而進影;百重寒暑,躡霜雨(別本有作「雪」者)而前蹤。誠重勞輕,求深愿達,周游西宇,十有七年。窮歷道邦,詢求正教,雙林八水,味道餐風,鹿苑鷲峰,瞻奇仰異。承至言于先圣,受真教于上賢,探賾妙門,精窮奧業。一乘五律之道,馳驟于心田;八藏三篋之文,波濤于口海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
        在萬里山川之上,有著他排開險阻、撥開迷霧前進的身影;在多少個嚴寒酷暑的季節里,留下他踩霜宿雨而前進的腳印。他憑著對佛祖的誠心,視付出的辛苦為小事,期望著自己的心愿得以實現。他游遍了西域各國,歷時一十七年。他歷經了所有經過的地方,探詢追尋正教。他經雙林;到八水,體會到了佛教圣地的高貴風尚;他去鹿苑,登鷲峰,瞻仰了佛祖生活過的奇珍異途。他在先賢圣人那里接受了深奧的學問。對于“一乘”“五律”的佛學教說,他很快就牢記在心中,對“八藏”“三篋 ”的佛學理論,他講起來就象波濤流水,滔滔不絕。

        (葉樺/編輯

         

        東晉·王羲之《喪亂帖》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喪亂帖》為唐摹王羲之尺牘,行草書。硬黃響拓,雙鉤廓填,白麻紙墨跡,收藏于日本宮內廳三之丸尚藏館。8行62字,與《二謝帖》和《得示帖》連成一紙,縱28.7厘米,橫58.4厘米。在圣武天皇時期傳入日本。

        羲之頓首:喪亂之極,先墓再離荼毒,追惟酷甚,號慕摧絕,痛貫心肝,痛當奈何奈何!雖即修復,未獲奔馳,哀毒益深,奈何奈何!臨紙感哽,不知何言。羲之頓首頓首。

        譯文:羲之頓首:時局動亂不堪,先祖的墳墓再次遭到不幸、受到殘害,追憶之思之甚、哀號傷心之極,都痛徹心肝,面對悲痛如何是好!雖經立即修復,但無機會飛奔馳往一吊先人,悲哀之情愈來愈深,如何是好!面對信紙泣不成聲、悲不成言。王羲之頓首頓首。

        《喪亂帖》用筆挺勁,結體縱長,輕重緩疾極富變化,完全擺脫了隸書和章草的殘余,成為十分純粹的行草體。書寫時先行后草,時行時草,可見其感情由壓抑至激越的劇烈變化?!秵蕘y帖》神采外耀,筆法精妙,動感強烈。結體多欹側取姿,有奇宕瀟灑之致,是王羲之所創造的最新體勢的典型作品,也是其欹側之風的代表作品,歷來為書法學習者所重。其揮麗自如之態,更覺老練暢達,無一絲造作處。前二行有雄強、濃郁之美,后六行是另一種慘淡之美,可看出王羲之情感的變化?!秵蕘y帖》由行入草是一個漸變的過程,隨著情緒,草字愈來愈多,最后兩行已不見行書的綜影,全部是草書。但觀其此帖,卻顯得和諧統一,有自然渠成之感。恰如庾肩吾所言:"或橫牽豎掣,或濃點輕拂,或將放而更流,或因挑而還置,敏思藏于胸中,巧態發于毫铦?!瓱熁浼?,將動風采,帶字欲飛,凝神化之所為。"《喪亂帖》是信手而書之珍品。(葉樺/編輯

         

        4期

         

        文章不論長短

         

        這幾天把《東坡志林》又翻了一遍。我架上的書并不多,都是為了讀而買的,但好多書買回來多年卻從來沒有翻過一遍,也都是些值得看的好書呢。為什么呢?有些書我是要看好多遍的,隔兩年就要拿出來重新溫習一遍,所以就耽擱了看其他的書了。這不知是好習慣還是壞習慣,反正因此冷落了許多好書空守架上,亦可謂薄幸。

        薄薄一冊《東坡志林》,我已翻過三四遍。此書所載各篇記歷二十年間人事,明人趙用賢《刻東坡先生志林小序》言:“其間或名臣勛業,或治朝政教,或地理方域,或夢幻幽怪,或神仙伎術,片語單詞,諧謔縱浪,無不畢具。而其生平遷謫流離之苦,顛危困厄之狀,亦既略備?!薄稏|坡志林》向被宗為“晚明小品之濫觴”,我之愛讀,一是文字好看,一是篇幅短小。我來抄兩篇:

        《記承天寺夜游》:“元豐六年十月十二日夜,解衣欲睡,月色入戶,欣然起行。念無與為樂者,遂至承天寺尋張懷民。懷民亦未寢,相與步于中庭。庭下如積水空明,水中藻荇交橫,蓋竹柏影也。何夜無月,何處無竹柏,但少閑人如吾兩人者耳?!?/span>

        《臨皋閑題》:“臨皋亭下八十數步,便是大江,其半是峨眉雪水,吾飲食沐浴皆取焉,何必歸鄉哉。江山風月,本無常主,閑者便是主人。聞范子豐新第園池,與此孰勝?所不如者,上無兩稅及助役錢耳?!?/span>

        兩篇文章皆不足百字,卻是多好的文章。天下文章,自然有長有短,但文章之好丑高下,卻又真的不是以長短論的。你看如今報紙副刊上那些頭條文章,哪一篇不是名家大作,又哪一篇不是洋洋灑灑,長篇大論自是有派頭,但值不值得我們拜讀怕又是另一回事了,不信與東坡這幾十個字的小品比一比,“與此孰勝”?我閑來亦是愛舞文弄墨的,今生若能寫得出一兩篇像東坡這樣的短文來,嘿嘿,做個作者大概可以不臉紅了。

        (摘自《書法》2017年第3期,孫香我/文)

         

        懷仁集王羲之圣教序(6)

         

        【原文】

        爰自所歷之國,總將三藏要文,凡六百五十七部,譯布中夏,宣揚勝業。引慈云于西極,注法雨于東垂,圣教缺而復全,蒼生罪而還福。濕火宅之干焰,共拔迷途;朗愛水之昏波,同臻彼岸。是知惡因業墜,善以緣升,升墜之端,惟人所托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
         

        于是玄奘從所經過的大小國家中,總共搜集吸取了三藏主要著作,一共六百五十七部,翻譯成漢文后在中原傳布,從此這宏大的功業得以宣揚。慈仁的云朵,從西地緩緩飄來,功德無量的佛法象及時雨一樣遍灑在大唐的國土上。殘缺不全的佛教教義終于恢復完整,在苦難中生活的百姓又得到了幸福。熄滅了火屋里燃燒的熊熊烈火,(解救眾蒼生于水深火熱之中),從此不再迷失方向;佛光普照,驅散了昏暗,照耀著眾生到達超脫生死的彼岸。因此懂得了做惡必將因果報應而墜入苦海,行善也必定會憑著佛緣而升入天堂。為什么會有升有墜,那就只有看人的所作所為。(葉樺/編輯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東晉·王羲之《得示帖》

         

        王羲之《三帖》之一。

        釋文:得示,知足下猶未佳,耿耿。吾亦劣劣。明,日出乃行,不欲觸霧故也。遲散。王羲之頓首。

        翻譯:收到您的來信,知道您的病情還沒有好轉,我非常擔心。因為不能接觸霧氣,我的狀態也非常不好,明天日出后才能出發到您那里去,(現在還在)等待(五石散)藥性發散(身體恢復)。王羲之敬上。

        《得示帖》書風遒麗,初不欲草,草不欲放,有張有馳,有緩有疾,運用之妙,自出胸臆。數字草書,流暢縱逸,發揮了字勢的結構美。

        《得示帖》、《喪亂帖》與《二謝帖》三帖是王羲之行草書的代表,忽簡為草,忽繁為行,或連成一片,或字字獨立,興之所致,變化無窮,感情收斂自如,其字群大多是三角形的結體,更能顯出王羲之思緒的起伏跌宕?!兜檬咎分?/span>“得示” 顯現的穩健、疏朗,方、遲、疏;“知足下” 顯現的纏綿、急速,圓、重、密?!蔼q”的獨立性與“未佳耿耿”連帶性?!拔嵋嗔恿印钡倪B、斷與“得示,知足下”的斷、連,“猶”的動、速、急與“ 明”的靜、遲、緩?!安挥钡妮p、起、藏,“觸霧故也”的重、伏、側又與“遲”的小、細、圓?!?散”的獨立與“不欲”的牽帶對比,“王”對應“欲觸”的白處,“羲之頓首”的密、連、速表現出來的藏中鋒對應“觸霧故也”的疏、斷、緩表現出來的露側鋒。

        《得示帖》在處理字結構方面的手段豐富且精彩,總體上呈現收左放右姿態,細節處理微妙多端,“示”之下主上次,左下點與豎厚重緊密、右下點輕靈空蕩;“猶”之左主右次,左部雙撇凝而相聚,右部虛化簡約;“觸”之右主左次、右放左收,右部墨聚于“蟲”之中軸;“散”之左主右次、左收右放、左實右虛;“霧”之上主下次,下部右主左次,“務”部中段濃墨重畫緊接,整字虛實變換、松脫靈動。以上五字通過點畫關系的巧妙調整均形成視覺中心點,即字眼,呈現變化與統一、靈動與安穩、形散而神不散的結體妙構?!兜檬咎饭P法精妙,結體多欹側取姿。有奇宕瀟灑之致,是王羲之所創造的最新體勢的典型作品。

        (葉樺/編輯

         

        5期

         

        素心常在

         

        我有一位河北滄州的書友,無意中我發現他的雅號叫素心居士。他是公務員,生活過得很充實,白天上班,晚上治印、寫字,極少出去應酬,正如他自己所說的,錢夠用就好,死了什么也帶不走,生活過得有意義很重要,要保持內心的恬靜,一切隨緣 。我很佩服他,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,能夠這樣想,能做到這些,著實不易。凡塵之下,多少凡夫俗子,為了錢財,忙忙碌碌,陷入塵網中。各人悟性不一樣,心態也不一樣,修煉的結果,是否得道,當然就有分別,要不人人都得道,人人都成為書法家了。

        學習書法,許多人想成名,想發財,但往往事與愿違。越想得到果實,這個花就越不結果。這就是心態的問題,一個人把心放淡,不斷提高自身的修養,寫出的字可能就不同凡響。弘一法師,在他出家之后,一改以往的神采飛揚的氣勢,轉而質樸童真,雅逸恬淡,枯寂孤清。隔斷塵緣的弘一法師,不再自視為藝術家,用筆善用藏鋒,功力內斂,鋒芒盡收,棱角盡失,一筆一畫,一絲不茍,其不求奇險,不弄技巧,如同一個正在打坐的得道高僧,安靜、祥和、樸實,但卻流露出智慧和圓滿;其字看似笨拙,實則古樸、沉穩、內秀,有一種大智若愚的境界;而其布局看似單一呆板,實則靜中有動,內含玄機,以不變而應萬變。清靜似水,恬淡自如,是大師修禪的結果,是“平淡美”的極致。弘一法師的書法獲得了極大的成功,故而被后人譽為“把中國古代的書法藝術推向了極致,樸拙圓滿,渾若天成”。 我們并不推崇走弘一法師這種書法道路,并不是要求每個書法愛好者都要像弘一法師一樣去出家,但弘一的學書道路,對我們是很有借鑒意義的。

        素心,懷著一顆樸素的心,不是華而不實,取巧,而是一步一個腳印,耐得住人間的清苦與寂寞,多臨貼,吸取前人的營養與精華,打好基本功,再創作??v觀當代書壇,每個書法大家無不都是這樣做的,他們是我們學習書法的楷模。

        外面的花花世界,令人雙眼迷亂。在家里,我沒有金銀貴重物品,只有一些朋友送的字畫。四壁是書。生活在書的世界,最能體會到書中自有黃金屋的味道了。孤燈獨坐,一杯香茗,心靜清涼,在書的世界里神游,不論名利,細細品味古人書法,亂石崩云,龍蛇競端,高山流水……,盡收眼底。書法使自已的內心變得充實起來。雖然,沒有奢華的生活,但書  房里充滿書香,我的內心獲得了極大的滿足,常有幸福之感在心頭蕩漾。

        “千江有水千江月,萬里無云萬里天”。只要天上有一輪月亮,不管是殘缺的彎月還是豐盈的圓月,只要地上有一汪水,不論是海,是江水、溪水,亦或是靜靜的小橋流水,都會映出高懸在天上的月。天地間有這樣永恒的景致,那么,生存在天地之間的人呢?如果都能做到寵辱不驚,恬淡安詳,拋開什么情愁,躲開什么世憂紛爭,便能體會到那種淡定,那種雋永,始終保持一分素心,心里的所有煩惱與不悅,皆會煙消云散,你所做的書法作品,方能稱之為真正的藝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支榮慧/文,葉樺刪改

         

        懷仁集王羲之圣教序(7)

         

        【原文】

        譬夫桂生高嶺,零露方得泫其華;蓮出淥波,飛塵不能污其葉。非蓮性自潔而桂質本貞,良由所附者高,則微物不能累;所憑者凈,則濁類不能沾。夫以卉木無知,猶資善而成善,況乎人倫有識,不緣慶而求慶!方冀茲經流施,將日月而無窮;斯福遐敷,與乾坤而永大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
         

        比如桂花生長在高高的山嶺上,天上的雨露才能夠滋潤它的花朵;蓮花出自清澈的湖水,飛揚的塵土就不會玷污它的葉子。這并不是說蓮花原本潔凈,桂花原本貞潔,的確是因為桂花所依附的條件本來就高,所以那些卑賤的東西不能傷害到它;蓮花依附的本來就很潔凈,所以那些骯臟的東西就玷污不了它?;ú輼淠緵]有知覺,尚且能憑借好的條件成就善事,更何況人類有血有肉有思維,卻不能憑借好的條件去尋求幸福。希望這部《大唐三藏圣教》經得以流傳廣布,象日月一樣,永放光芒;將這種福址久遠地布撒人間,與天地共存,發揚廣大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(葉樺/編輯

        東晉·王獻之《地黃湯帖》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地黃湯”是一種中藥名。這是一篇談及此藥的尺牘,與王獻之《鴨頭丸帖》同。王獻之真跡未能傳承至今,作為模本墨跡有數種傳世,其中之一,即《地黃湯帖》。全篇書風柔韌兼備,沉著軒昂,一氣呵成。此帖是很規范的行書作品。其筆法方圓兼備,短小的筆畫多圓曲,顧盼有情,俯仰生姿,得獻之筆意。筆法由內斂漸外展,體勢由圓美豐腴,漸入縱放自如,收放頗耐人尋味,這是獻之不為其父筆致緊斂所約束而達到體勢風流的一下證明。其章法自然,不失俊雅。其結體以方形為主,給人以端莊之感。此帖通篇節奏變化很豐富,第一行以獨立簡潔的行書起勢,最初入筆時,速度較緩而稍矜持,“服”字以后,用筆漸見放縱,至第二行用筆已極灑脫,長畫多頓筆,蓄勢后再放筆而行,如“眠”字豎鉤,“食”字長撇,“尚”字第三、四畫,“憂”字第一橫與橫鉤、“前、所”二字的長橫都有此特點。最后一行前三字都是出鋒收筆,“書問”漸緊,至“也”字戛然而止?!兜攸S湯帖》點畫精謹,技巧動作一絲不茍。雖然是行書,但字字穩健,饒有楷法。此帖書法較之《中秋帖》一筆書又規整了一些。整體看去勻整、圓美、流麗、開拓,敢于抒發心性,追求自然,是大令法書中的代表作之一。

        王羲之的內擫法重骨氣,比較含蓄謹嚴;王獻之的外拓法重筋骨,多放縱。兩法的運用都源于較強的腕力。由傾向內擫法轉為外拓法,是基于內擫法的必然發展。“二王”筆法的聯系與區別,由此可以看出。王獻之在行筆委曲取勢處和回鋒轉折處,比起王羲之來更加簡便。因此,其字形與體態圓美、流麗、開放,便于抒發性情。由于王獻之書法符合“寫心、寫意、寫志、寫情”的藝術要求,因而直到今天仍受到人們的喜愛、贊賞。

        【釋文】新婦服地黃湯來,似減。眠食尚未佳,憂懸不去心。君等前所論事,想必及。 謝生未還,可(何)爾。進退不可解,吾當書問也。(葉樺/編輯

         

        6期

         

        書法的發酵

         

        朋友是制茶的,把多年的光陰沉浸于品茶、制茶、談茶中,只想一心一意做好茶。他送了幾罐濃香型的大紅袍給我,罐上標示保質期為三年,再看看罐底部的出廠日期,分別是2014、2015、2016。我先喝的是2015年產的,茶湯入口感覺很順,有陳香的醇味。之后,打開2016年份的新茶,香氣則略差了些,多了一些新茶的青澀之味。最后,喝的是2014年份的,香味則最為渾厚,口感最順。同樣的品種,同樣的師傅,為什么不同的年份口感差別那么大?我帶著疑問向朋友請教。朋友告訴我,陳年的茶,其實在不斷發酵,產生催化作用,所以越陳越香,自然年份越久越好喝。、

        書法又何嘗不是如此!同樣的內容,同樣的作者,當我們回頭看他以往的作品,總感覺稚嫩,清湯寡水,索然無味。而隨著時間的推移,只要他不偷懶,不懈怠,三五年之后再看他的作品,肯定充滿書卷氣,越見有味兒。有人說,茶是“泡”出來的,要我說,書法則是“磨”出來的,既需要毅力和技巧的支撐,更需要時間的積累和貯藏。他在不斷地潛修中,手腕力量沉實,定向精確,無論篆隸楷行草,其書法線條則越有彈性和張力,再加上學識的不斷提高,精氣神也隨之煥然一新,所謂“人書俱老”是也!

        我們總希望能達到人生的最高目標,總羨慕那些成功人士。成功人士,總有一段坎坷的經歷。他們的成功,也絕非偶然,因為他們一直處于努力奮斗的狀態,有不斷追求的目標,不斷向優秀碑帖學習,自然就能在一定的時間獲得打開藝術殿堂之門的金鑰匙。臺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。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,書法藝術質量就像不斷在空氣中發酵的茶,由量變到質變,最終產生質的飛躍!

        每當看到那些坐在主席臺上的大藝術家,總讓人羨慕不已。他們能有今天,也不知付出了多少艱辛,遇到過多少坎坷,憑著堅韌不拔的毅力和膽識,破繭成蝶,修成正果!

        藝術總有規律可循。做一個藝術家,除了必須具備良好的悟性和靈氣,還得具備高超的技巧。而技巧的嫻熟必須建立在勤學苦練的基礎之上。但是,沒有技巧做支撐的靈氣也是不靠譜的,他所創作出來的作品依然不能征服觀者。就像大紅袍母樹上的嫩葉,如果沒有高超的制茶大師來揀選和制作、貯存和發酵,那些嫩葉也只不過就是一堆樹葉而已,并不能體現它應有的價值。高明的制茶師,他一定是品茶師,懂茶道,識茶性。而技藝高超的書法大家,他一定是鑒賞家,懂筆墨紙硯,知白守黑!葉樺刪改

         

        懷仁集王羲之圣教序(8

         

        【原文】

        觀自在菩薩,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舍利子!色不異空,空不異色。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受想行識,亦復如是。舍利子!是諸法空相,不生不滅,不垢不凈,不增不減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
        觀世音菩薩,修習深妙般若,功行到了極其深妙的時候,觀照徹見五蘊都是因緣和合的,并沒有自性,當體即空,除去了造業受苦的根源而無有煩惱,因而得以度脫一切煩惱生死之苦厄。

         舍利弗!世間存在的(色)本來就與空不是異質的,作為存在之底蘊的空也與任何物質形式沒有什么不同。那么物質的本體就是空,空的現象就是物質。人的受、想、行、識也應該看作是這種“色”與“空”的統一。

         舍利弗!這些五蘊等一切諸法,都是因緣和合的,當體即是空相,本來沒有所謂緣聚為生,和緣盡為滅;不因被惡的因緣所染而變為垢,亦不為善的因緣所熏習而成凈,也不是悟時為增,迷時為減的虛妄之相。(葉樺/編輯

         

        東晉·王獻之《鴨頭丸帖》

         

        王獻之行草書《鴨頭丸帖》,絹本,縱26.1厘米,橫26.9厘米。

        釋文:“鴨頭丸,故不佳。明當必集,當與君相見?!?/span>

        《鴨頭丸帖》是東晉書法家王獻之寫在絹上的一件優秀草書作品,此帖現藏于上海博物館,共有兩行15字。這幅作品運筆非常熟練,筆畫勁利靈動,風神散逸,主要有以下一些特征:筆鋒入紙靈巧而又變化多姿,方筆、圓筆、側鋒、藏鋒都有,如“鴨”、“當”兩字起筆處是順著筆鋒直接入筆,“故”字起筆是側鋒,“頭”、“不”等字與上一字相連,所以是逆鋒起筆,但也有以頓筆和藏鋒起筆的,如“明、君”等字。字與字之間氣脈貫通,連中有斷,如第一行“明當必”,第二行的“集當與”筆畫連綿,而“佳、明”,“與、君”等字之間重新起筆,調整筆鋒,但暗中還是有呼應,斷連結合使整幅字有疏有密,空白靈活。帖中的10多個字曲直結合:橫豎較直,有剛勁之美;又有圓轉外拓的曲筆,有遒婉之美,用墨巧妙自然,墨色有枯有潤,變化豐富。章法上行距很寬,顯得蕭散疏朗,堪稱是一幅不拘法則而又無處不存在法則、嫵媚秀麗而又散朗灑脫的草書精品。

        此系唐代模本,行草書二行十五字,內容為王獻之寫給親朋的短札。行筆流暢舒展, 結體妍美質樸。筆跡轉折清晰,起落分明,氣脈相連,系王獻之“極草縱之致”,變通古法,于神馳之際寄興于萬象、潛心于筆端的真趣流露。帖上有元虞集題記,鈐有北宋“政和”、“宣和”、雙龍,“政”“和”、“宣”“和”連珠等朱文印記,元“天歷之寶”朱文印記,明“典禮紀察司印”朱文半印。帖后有北宋柳充、杜昱觀款,南宋趙構(高宗)題贊,明王肯堂、董其昌等題跋。曾經北宋宣和內府、 南宋紹興內府,元天歷內府、柯九思,明內府、吳用卿等鑒藏?!缎蜁V》、《清河書畫 肪》、《畫禪事隨筆》、《妮古錄》、《書畫記》、《式古堂書畫匯考》等書著錄,《淳化閣帖》、 《大觀帖》等???。(葉樺/編輯

         

        7期

         

        師生對話(一)

         

        學生:老師,請幫我看看臨寫的行書《文賦》,我總感覺寫不好。

        老師:當然,因為才寫了幾天?陸柬之是唐代寫二王尤其是寫王羲之最好的之一,《文賦》的筆意跟《蘭亭序》如出一轍,可見陸柬之的基本功受王羲之影響之大。自然,作為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你來說,要寫好這個帖有多么不容易!

        學生:有人講我的楷書都還沒有寫好就寫行書,到頭來兩個書體都會寫不好。

        老師:那個人的書法怎么樣?我懷疑他的字不見得好,因為他也是人云亦云。先前你在臨摹《倪寬贊》,也是花了不少時間才接受。就像剛剛遇到一個陌生人,你不可能一下子就接受他。但是,一路走來,加上你對他的仔細觀察,時間久一點,你會發現他喜歡幫助人的優點,也會發現他性子急的缺點。接觸越久,你在他的心目中也會產生印象,你的膽小,你的天真,你的心細,你的敏感,都會給他留下印象。只要你們一路同行,只要話語投機,慢慢就會打開各自的心扉。臨摹一種新的碑帖也是一樣的,接觸多了,當初一些看似別扭的字也會順眼,然后接受,最后完全記在心中。那么,兩種不同的書體可不可以交替臨摹呢?答案是肯定的。為什么現在很多同學楷書寫得好而行書寫不好?或者在跟書法老師寫的時候寫得好而一到家里做作業又回到了“解放前”?根本原因,就是他沒有把楷書和行書的障礙掃除,沒有把毛筆和硬筆的橋梁打通。就是我們常說的“學”和“用”還是兩層皮,沒有貫通起來。你觀察一下文化課的老師,有幾個的板書能吸引你?讓你賞心悅目?很少!為什么?就是因為他們也沒有系統地練過行書,甚至楷書也寫的不是那么端正,她對寫好字的一些規律性的東西也沒有掌握,他又怎么能寫出一手漂亮的板書來呢?這幅字,盡管在我看來有這樣那樣的不足,因為我對《文賦》熟悉,漂亮的書法也見得多,我又經常訓練,對你的要求自然也更高,但是比起你的同學和文化課老師的字來來,還是要好很多,你們根本不在一個數量級。

        楷書和行書交替臨摹有一個公認的好處,就是能相互借鑒。行書非常重視筆畫提按的變化,楷書則更強調筆畫的準確和流暢,雖然一些筆畫也要講究提按。行書講究字形的靈動,而楷書講究結構的端莊、含蓄。如果能把行書的靈動揉進楷書里面來,這個楷書肯定要輕靈得多而不會呆板。反之,如果能把楷書的沉穩、端莊、含蓄的元素融入到行書里面,那么行書就不會顯得太飄、太輕滑。其實何止是楷書和行書可以“雜交”,其他的書體也可以互相借鑒。歷代書法大家都有這個本事,叫兼收并蓄,為我所用。只是“借”得多還是少的問題。書法,就是一個互相借鑒的藝術。唐代歐陽詢的楷書有隸書味兒,顏真卿的楷書行書都有篆味兒。如果沒有鉆研過篆書和隸書,你就很難體會到歐顏二體的個性特點。而《文賦》里面也夾雜著章草、小草,雖然看起來有些夾生飯的感覺,但是這也是一種嘗試,對后世的影響很大,尤其是對趙孟的影響是到了骨子里頭!葉樺/文

         

        懷仁集王羲之圣教序(9)

         

        【原文】

        是故空中無色,無受想行識,無眼耳鼻舌身意,無色聲香味觸法,無眼界,乃至無意識界。

        無無明,亦無無明盡,乃至無老死,亦無老死盡,無苦集滅道。無智亦無得。

        以無所得故,菩提薩埵,依般若波羅蜜多故,心無罣礙,無罣礙故,無有恐怖, 遠離顛倒夢想,究竟涅槃。

        【譯文】

        所以,在緣起性空的本質上,物質、感受、思想、意志、心識都不是真實的存在,而是空。人對外界的認識,需透過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體、意識六種感官與物質、聲音、香臭、味覺、觸覺、其他一切事物及概念等六種外境,分別相對應而認知一切,這些都不是真實的存在,而是空。 人的一切認識作用各有不同,包括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體、心識、物質、聲音、香臭、味覺、觸覺、其他一切事物及概念,甚至于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體、心識的識別作用共十八種,它們都不是真實的存在,而是空。

        不經由佛教導而獨自開悟的緣覺圣者,因觀照十二因緣而了悟,但菩薩以般若智慧照見十二因緣是緣起性空的,所以不論是導致生死輪回的主因無明;或是滅盡無明, 甚至于生、老、病、死,或是因滅盡無明而脫離甚至於生老病死,也都不是實體的存在。 親自聽聞佛而證悟得聲聞圣者,因觀照四諦而了悟,但菩薩以般若智慧見苦,苦的原因,滅苦而解脫,滅苦的方法這四諦是緣起性空的,不是實體的存在。

        菩薩所證得的境界中,既不存有能證悟得般若智慧,也不存有所證得的境界,因為菩薩徹見一切是緣起性空的,一切是不可得 的,心不執著于一切。 使自己及一眾生都獲得開悟的菩薩,由于修行可至生死彼岸的般若智慧,而通達空得真理,所以心中沒有一絲牽掛及煩惱障礙;因而不恐懼生死,遠離一切錯誤、不合理的思想、行為、妄想等等,終于達到寂滅無為的最高境界。(葉樺/編輯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東晉·王獻之《廿九日帖》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廿九日帖》為《萬歲通天帖》中第六帖?!敦ゾ湃仗冯p勾技術精妙?!洞净w帖》卷九、《絳帖》卷八、《寶賢堂帖》卷六、《真賞齋帖》下卷均收刻。

        原文:九日獻之白:昨遂不奉別,悵恨深。體中復何如。弟甚頓,勿勿不具。獻之再拜。    

        釋文:二十九日獻之拜上:昨日竟沒有同你話別,很是悵然和慚愧。你近來身體恢復如何。我則很乏頓,匆忙間就不再敘了。獻之再拜。

        《廿九日帖》帖為行書,但有的字近楷書,如“日”、“白”、“昨”、“中”等,有的字是草書,如“何如”、“獻之再拜”,楷、行、草共處一紙,自然、協調,毫無牽強之感。書寫自由,不拘體式,由此可見東晉士人寄情翰墨,自由書懷的風尚。

        《廿九日帖》結體端正嚴整,并在方正的均勢中加入欹側、高低、長短的變化,增強了字的動感。行筆勁健有力,洗煉沉穩,筆畫間提按轉折比較明顯。其中楷體字“日”、“白”、“中”等轉折處多用方筆,很接近后來的北碑。  

        《廿九日帖》為王獻之早期行書作品,師承來路十分清晰。字形偏于扁方形,橫向取勢,且掠畫多為隸法,用筆含蓄深沉,點畫厚樸,近鐘繇與王羲之早期書風。其中“獻之”、“何如”、“再拜”為書信常用語,所以作慣式草體。用筆秀媚飄灑,風流俊美,筆意連貫而舒展,章法生動,感之意猶未盡,回味無窮。出入右軍法中,師古創新的面貌躍然紙上。(葉樺/編輯


        2017年10月26日 08:20
        京ICP備xxxxxxxx號
        威廉希尔体育